一点小吐槽

虽然说看文不能太过真情实感吧,但是有些东西真的是很emmmm
我喜欢的一对cp因为某些误会分手了,其中一个有了新恋情,后来他们又复合,那个无辜的“第三者”就因为某人的嫉妒心而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工作。虽然作者文前一再强调是沙雕文,不能带脑子看,但是看到结尾我还是突然嘴角僵硬……
这样强行背锅根本已经不是沙雕不沙雕的事情了吧?
大概是因为成了工作狗,职业的特殊性让我见过了很多闹剧和悲剧,所以更加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幸福地活着吧。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当然有人会说,你不开心就不要看了,不妨碍别人看得开心。当然,所以我立马就关掉了页面,不过还是没忍住去作者太太私信留了言,让太太感到不愉快了很抱歉,大概当初写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吧。
说到底是自己太龟毛了吧,就像以前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AB相恋,未婚妻C到底算不算第三者”这样纠结的问题。
啊,生活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如意呢,能够活着,就已经花光我所有的力气了吧。

【吐槽】有个有毒的脑洞跟你们分享一下(1)

以下内容是本人用来逗基友妹纸的吐槽,想了想还是决定分享出来【请相信我对庄叔是真爱!】大家不必当真,看个乐就行了,么么哒~

重温了一遍秦时,还记得李斯为了找到天明,去找流沙做交易吗?这里面有几个细节:

第一,李斯给政哥科普卫庄及其组织流沙的存在。
这说明什么,说明政哥之前真的不认识卫庄。所以说卫庄十几年真没怎么大闹腾要不然政哥也不会不认识他【科普盖聂那段我也很想吐槽啊,政哥你都不知道人家什么来历就让他做你贴身侍卫这心得有多大!】

第二,李斯放着胜七不用,千里迢迢跑去找流沙做交易。
身为帝国宰相,这么做有一个先决条件——流沙比起胜七,对帝国来说威胁更小【然鹅很快他就会后悔的】。

以上种种都说明,流沙这十几年一直安静如鸡地赚钱,没有明着和帝国干。

这样看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是吧?

……
…………

个屁啊!谁还记得卫二狗一把火烧了韩王宫那一晚对赤练怎么说的?
“我会给你一个更好的韩国。”
然后他就带领流沙……安静如鸡十几年?嗯?
hello?喵喵喵???
卫二狗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跟赤练保证的吗?你一不给政哥添堵,二不联合反秦壮大势力,你十几年干什么玩意儿去了?
哥你是不是忘了你背负着国仇家恨?这么多年你就知道练功赚钱收小弟,那是黑帮大佬干的事不是你鬼谷弟子干的事啊!你醒醒!【抓住肩膀摇.gif】

反秦不是要联合势力吗?不是要建立据点吗?人家墨家好歹还有个饭馆呢,你流沙经营这么多年有个啥?
讲道理,要不是李斯作死去把卫庄挖出来,可能他都不会有什么动作了噜。
丞相,豆腐给你,拿去撞吧不谢。

当然这个事情还有第二个解释。

卫庄之所以十几年安静如鸡,很大的可能是,因为,盖聂。
师哥在仇人手下讨生活我明面上反他就是和师哥过不去砸人饭碗犹如杀人父母这样以后见面就只有相杀没有相爱了啊啊啊我要冷静不能出手!
卫庄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微笑]

然后后来盖聂叛出秦国,卫二狗就急吼吼地出来了。
姓高的把师哥关起来?拆了!
盗跖老是找师哥?揍了!
那个女的看上师哥了?
……
白凤!干掉她!!!

但是师哥和墨家还有合作不能灭门要继续忍……
然后悲伤的二狗就走了。

在之后你懂的,发小张先森终于看不过去来牵桥搭线,两个明面上你死我活争斗不休的敌人就秒秒钟进入你拔剑来我解说,你逼毒来我生火的老夫老夫节奏【掀翻狗粮】

我只能说,叔,你们继续,鬼谷子的棺材板我给你们按住了【微笑.jpg】

找个没有二次元认识的人的地方发泄一下心情。

今晚本来好好的打算码一下文,梗都想好了突然特么来一消息说我干音有底噪要重录。特么那本子不是过年的时候就录完了吗!我再三确认是不是哪里要改台词有没有问题音质有没有问题有就快说三月份之后我就没时间,你特么不是拍着胸脯跟我保证绝对没问题等男cv交音就可以做了吗?这都过去几个月了你告诉我干音音质不好?逗我呢?早干什么去了?啊?

现在修双学位考证十周年系庆忙得四脚朝天,你居然还叫我买设备重录?对不起,重新请个cv吧,我不干了。

拜拜了您呐。

烧了两天,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蔺靖】小明的奇妙之旅

又名#到哪里都看见大哥大嫂在秀恩爱#

其实这个文本意只是想要写知乎体的蔺靖秀恩爱,但是写到一半就推掉重写了_(:зゝ∠)_轻松文风,只是写来调节大家的心情而已,一起开开心心的多好,就不要哭鼻子了嘛。

这个文篇幅最多还是小明哈哈哈,因为我喜欢带他玩【不,是我喜欢玩他嘿嘿嘿】

请根据小明双目的视力计算出楼诚衍生组织的恩爱程度【并不

 

 

1、少年,睁开你的眼睛

当明台睁开眼睛看清床顶的时候,他其实是拒绝的。

哦,青纱帐,红木床,雕花刻镂的看上去就价值连……等等!我昨天苦苦央求二哥新买的可以供我和小曼丽将来跟大哥二哥一样毫无顾忌地滚来滚去的土豪版Kingsize大床呢?为什么毕业狂欢完了一睁眼就变成了古典奢华版的?而且这个枕头的质感……

明台迷迷糊糊一转头,视野的一角是一缕长长的看上去可以及腰蹲下去或许可以用来扫地的黑发。当然,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排除昨晚狂欢喝下导师王﹒真治﹒天风实验的超强升级霸王生发液以及大哥明﹒哪儿都有你﹒楼的“24小时无聊坑弟”惊喜任务之后,被吓出一身冷汗无比清醒的明小台得出了一个相对而言比较靠谱的事实——

哦哟,这是,穿了吧。

 

2、琅琊榜里混进了一个伪装者

明台躺在床上蜜汁镇定。怕什么,老子有狂追小曼丽时熬夜看的一百零八本穿越小说打底呢!区区穿越而已,只要抓住规律,难不倒我的。比如你看,从醒来到现在,这段的时间刚好可以捋清楚穿越的事实,接下来是不可能让玩家躺在原地思考哲学问题的,所以不到十秒钟必定会出现诸如“殿下/少帅/公子/夫人【咦】/小姐【……】!你醒了!”等类型句。于是明台打了个呵欠,美滋滋的等哪个娇美如莺啼的妹纸失声尖叫。

啊,那必定是如同曼丽的声音一般娇嫩柔——

“宗主醒了!!宗主醒了!!!”

……卧槽大叔你谁啊!这声波小爷心肝脾肺肾都共振了啊_(:зゝ∠)_

还没等明台懵逼完,房门一开呼啦呼啦涌进来一堆糙汉子,个个泪流满面扑倒在床前哭得梨花带雨。

“宗主您终于醒了,我们还以为你要抛下我们了嘤嘤嘤。”

啊,不要怕,你们宗主抛下你们了,而我,伟大而无私的小明少爷来拯救你们了!对于恐惧的你们,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

……什么玩意儿!为什么都是男的!为什么都是男的!为!什!么!都!是!男!的!

朕的爱妃呢?朕的宠姬呢?朕的美婢呢?说好的迎娶白富美呢曼丽?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啊!连个母的都见不到啊妈呀这个角色不会是个隐藏的深柜吧这样我是不会答应把我青春的肉体交出去的QAQ

看了那么多本穿越小说打底,然并卵,还是被吓得差点扯被捂胸嘤嘤嘤。当是时,明小台内心,是崩溃的。

 

   3、装逼失败,请重启系统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明台终于弄明白,他户口本上曾用名林殊,整容后改名梅长苏——曼丽你看,这个名字一听就很苏。据说是江湖第一大帮的BOSS,当朝皇帝从小同穿一条裤子的竹马,被无良的亲戚组团坑了以后换脸回来复仇成功的琅琊山伯爵,可谓朝野都吃香,而底下刚刚那群嚎丧的,都是他的小弟。

哇喔这个人设好屌!有钱有名有智商,总算不会轻易被人一句话吊打了嘿嘿嘿。咦,可是这哥们儿把剧情都走光了我还来干什么玩?

保险起见,尽管人设吊炸天,明台还是决定兢兢业业按照穿越规律走。

“那个谁,黎刚是吧,我问你,今年是几几年啊?”

“回宗主,宣平五年。”

哦,宣平。金融系优秀毕业生明小台默默把夏商周秦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背了一遍,抽搐了一下嘴角。

“呃那什么,你还是把地图拿过来吧。”

看地图总比背年号容易多了,反正朝代的地盘都差不多嘛,再不济看看周边其他国家是啥,也就能猜出个大概了。

……吧?

雾草,这是什么?大梁?大渝?南楚?这些都是什么鬼?在“哈哈哈就算我不背年号看图也是一样哒”和“傻了吧看了图也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光速打脸切换中,梅台苏一口气没跟上来,咳得山崩地裂眼冒金星——本少爷把八本历史书都背下来了准备预言未来装逼永在,万万没想到,这朝代特么居然是架!空!的!

妈妈,这和书里说的不一样_(:зゝ∠)_

 

4、来吧朋友,我们还是谈谈装逼的事情吧

你们以为历史架空就不能装逼了吗?too young too native!少年,你听说过科学吗?

“梅子树上的梅子成熟了以后会怎么样?”

“被飞流摘下来吃掉!”

“假如它没有被吃掉呢?”

“那就让吉婶做成酸梅汤,可好喝了,热暑的时候我一天能喝两大碗呢。”

“……我是说它被摘下来以前。”

“哦,那就是被蔺少阁主养的鸽子啄走吃掉了吧。宗主你想吃梅子了吗?”

“吃吃吃吃你个大头鬼啊就知道吃!我说的是它成熟之后既没有被摘下来也没有被鸟雀吃掉会怎样啊!”

“虫、虫蛀?”

“……”明台表示我想静静。不,别问我静静是谁,我爱着的只是丽丽。

“宗主?”

“黎刚,你这样的智商,在伪装者里别说五集,可能都还活不过片头曲。”

“哈?”

明台长吸一口气:“梅子熟了之后呢,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它是不是会掉下来?”

“是、是啊。”

“那就对了,你知道它为什么会掉下来吗?”

“不、不知道。”

“这其实,是一个秘密,一个蕴含着世间万物的规律。掌握了这个规律,你就掌握了世界。”梅﹒明台﹒苏推开窗户极目远眺,整个人仿佛周身散发着先知的金光,“今天,我决定将这个秘密传授于你。”

说着,梅﹒不装会死﹒明台﹒苏走到桌前,拿起毛笔狂舞一番,写下了一个惊天秘密:

F=GMm/r2

黎刚:?????

梅﹒明台﹒苏得意洋洋:“这就是万有引力定律——任意两个质点有通过连心线方向上的力相互吸引。该引力大小与它们质量的乘积成正比与它们距离的平方成反比,与两物体的化学组成和其间介质种类无关。也就是说,地面物体都回受到地球的引力,就好像我们现在站在这里而不能飞——”

“唰——”一个蓝色的身影从西边的窗户跳进来,擦着明台的鼻尖从东边的窗户跳出去,足尖一点地,整个人如同一只灵巧的鸟儿一样飞上了屋顶。紧接着,一坨白色的不明物体沿着相同的路线呼啦一下跟着飞了上去。伴随着“嘿你个小没良心的,叫你跳个孔雀舞还敢跑”的叫声,两个身影眨眼间就消失在重重屋檐之上。

梅﹒明台﹒苏:……

“宗主,您刚刚说什么力?”

“……黎刚,去把厨房的药拿过来,我要吃药。”

 

5、南楚有个钉子户

“宗主,您没事吧?”

梅﹒明台﹒苏在黎刚担忧的目光中端着药视死如归地一口干了,摆摆手,继续装逼跟哥走。

一咳就一身汗,天天灌药走一步旁边一堆人扶的。唉,肾虚到这种地步,妹纸估计是没有什么指望了……

“宗主可是想霓凰郡主了?陛下前几日身体不适,郡主特从云南赶来觐见,按照脚程算,应该十日后就会到。”

哦哟原来我有个情缘,还是个郡主,统帅十万兵马驻扎在云南,啧啧这一听就是个大写的Alpha……诶等等,云南?梅﹒明台﹒苏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刚才撇下的地图,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又是不能好了。

这特么是南楚的地界吧为什么会有大梁的一小块驻扎地啊?这是阿拉斯加还是梵蒂冈啊?你们玩儿国中国考虑过人家南楚的感受吗!

我传说中的女友是楔在南楚国土一百年不肯搬走的钉子户,怎么办,好尴尬。

但是还是要保持围笑:)【并不

 

6、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天气很好,梅长苏——哦,其实是熊孩子明台,打算去外面走一走,于是带着小弟里颜值最高的萌萌哒美少年飞流,和前来探望他的大兄弟萌挚——哦对不起,蒙挚,一起在树下乘凉。

“小殊啊你知道吗,陛下已经三天没有上朝了,虽然说平时奏折还是照样看,大臣还是照样召见,但是怎么也不让太医瞧,百官很不安啊!”蒙大统领忧心忡忡的掰开了一个橘子,塞了一半进嘴里,“昨天我去面圣,听太后的贴身侍婢说,蔺太医一进门就被陛下赶出来了,奏折砸了一身,脸都肿了一圈呢。”

咦,我的竹马这么凶残吗?坊间传闻的鹿眼美手低音炮,梨花带雨小哭包呢?

“是么,”明小台一边保持梅娜丽莎的微笑,一边借掐飞流小脸蛋的机会擦了擦手指上的橘子汁,“你见过陛下了?”

“见过了,看起来精神倒还好,就是好像身上真的不大舒服,歪在扶手一侧跟我们说话,声音有些哑。领子束得高又紧,还裹着一层披风。”蒙挚挠挠头,又拿了一个橘子,“不过陛下好像很不想让人知道他病了,我们谈西山兵防谈到一半,高公公拿了个软垫给陛下,还被他狠狠地瞪了一下呢。”

……奇怪,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情景特别眼熟呢?好像在家里的什么地方经常见过?咦怎么莫名其妙闻到了狗粮的清香?

明台拍掉了即将浮出脑海自动播放的带颜色的大哥书房.avi。不,一定是我的错觉。

7、-嘿,你的狗粮

     -不,是你的狗粮

在提着两大盒点心依依不舍地从芷萝宫出来之后,明台决定去见一见他的小竹马——有着一个和明家大姐一样面孔的妈,抱恙又死不肯就医的皇帝陛下。鹿眼美手低音炮,梨花带雨小哭包,这么萌的汉子一定是个受很可爱,不知道比起阿诚哥——卧槽阿诚哥怎么是你!!!

“小殊,你怎么了?又是哪里不舒服吗?”

传说中的皇帝陛下快步走上前来扶住他,眨巴眨巴一双圆溜溜水汪汪、夹杂着委屈担忧欲语还休的鹿眼,对惊愕中的梅﹒明台﹒苏造成了致命一击。

雾草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个阿诚哥是软的!甜的!萌版的!明小台捂着胸口幸福地在天上飘——大哥,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何夜夜犹如吃了炫迈一般禽兽。

……桥豆麻袋!我突然有种不翔的预感——大姐、阿诚哥和我的脸都在这里,那么明家还差一个就可以凑成一桌麻将……我屮艸芔茻!

“阿诚啊不景琰,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我有大哥吗?”

“诶?小殊你是林家独子啊。”

“真的没有吗?任何意义上的上司、大哥,或者其他能够一手遮天的长辈,都没有吗?”

“你是说……祁王兄?”

“……!!!!”

“小殊你是不是想祁王兄了?我也很想他。过几天我们去庙里给他和王妃嫂嫂上柱香吧?祁王兄见到你也会很高兴的……”

哦,原来已经挂了,吓死爹了,刚刚心跳差点飙到一百二。

“诶呀景琰你怎么哭了?梅长苏你大爷的是不是嘴欠又招惹我媳妇儿了?”一坨熟悉的白色团块风一般冲进来插到两人中间,明小台还没从“太好了这里没有那张不坑弟不舒服斯基的大脸”和“景琰红眼圈真好看阿诚哥是不是也这么好看”中回过神,就已经被呼啸而来的风力刮到一丈外旋旋旋,蚊香眼里的圈圈还没有转停呢,一把扇子就指到了自己的鼻尖,“景琰病还没好你个梅狐狸又想拐骗我的小美人上哪儿去啊问过我没有?”

哦,这扑面而来的王霸之气,这熟悉的占有欲和突如其来的眼睛的刺痛感……

“别忘了,你现在喝的药药方还是我开的呢!小命握在我手里你赶紧给我消停一点,否则多加两斤黄连还是轻的你听到没有?”

——这该死的掌控命运的领导语气,这熟悉的横向发展的身材和看上去就比别人大了一圈的脸……

“蔺晨你怎么说话的,谁是你媳妇?还有不许恐吓小殊。”

“景琰啊你身体怎么样?上次是我不对不该强迫你玩那些……”

“你走开别碰我!”

“景琰啊让我看看好不好,这么多天我看看痕迹消没消。”

“蔺、蔺晨!你别……小殊还在这儿呢!”

“他不会说出去的放心,咱们的事儿大家不都知道吗你还害羞什么……”

——以及这熟悉的肢体拉扯声、衣物摩擦声、诱拐哄骗声和充满了整个御书房的酸臭的味道……

不我还是个孩子什么痕迹什么强迫玩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你们两个整天在明公馆秀过来秀过去,连我穿越到这个架空的朝代你们也要同步一张脸跟过来秀啊啊啊啊啊!欺负我还没有追到曼丽是不是!说好的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呢?你们这么对待家里的小弟执掌小祠堂马鞭二十年的大姐知道吗!

喂说你们呢!敢不敢滚回房间再干!真当我是死的吗?!

……

…………

………………

哦,你们就当我是死的好了。我什么都没看到。您随意。

 

心好累,我好像听到我的狗粮在召唤我。

被迫观看了前半场活春宫并被其中一方主角以“和善的眼神”告知下半场观看权限不够请尽快离场的明台精神恍惚、晃晃悠悠地踏出了御书……

“啊——”

 

8、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明台再次睁开了眼睛。当然,看清楚床边的两张脸的时候,他同样保留拒绝的权利。

“你好,我是医院的院长凌远,你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

“凌远,这个病人是不是傻了?”

“别乱讲,你来问问他,可能是受什么刺激了。”

“先生你好,我叫李熏然,是警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我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你说。”

明台把眼光从小警察脖子上一枚可疑的红色印记上移开,又扫了一眼眼前两人同款的婚戒,看着笼罩在两人周围的粉红色气场,以一名战士钢铁般的意志和强大的忍耐力,清晰明确地说出了四个字:

“一包狗粮。”

 

 

 

 

END

 

谢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这么长又不好玩的文能坚持这么久也是很厉害2333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么么哒(づ ̄3 ̄)づ╭❤~

新年看剧有感

哈哈哈不行了我一定要来跟你们吐槽一下。

刚刚陪奶奶看潮剧,看到奸妃处心积虑要害死公主喜欢的少年将军时,我以为这只是来自fff团的怒火,万万没想到剧情峰回路转……

那将军居然是皇帝流落在外的亲儿子!

真相出来的时候公主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wtf哈哈哈哈……

真·有情人终成兄妹!大过年的感受到了来自揭阳综合频道满满的恶意哈哈哈怎么你们现在连给老人家看的剧都这么玩儿了吗?还能不能愉快的过年了?

最后皇帝把将军立为太子,把公主许配给了将军的副将_(:_」∠)_然后将军就和他的义妹,也就是收养他的人的女儿,在一起了_(:_」∠)_

他们好像都很高兴的样子……心也是real大

虽然我知道这是传统的大团圆但是这个HE真是太操蛋了233333

另,满朝文武还有谁记得前线打了一半的仗么_(:_」∠)_

【苏靖】猫琊榜

看完之后告诉我你们还爱我好吗_(:зゝ∠)_

最近被猫咪萌得不要不要的,于是开了这个脑洞。都是即兴小段子,没吃药的时候码的,请不要研究任何逻辑╮(╯▽╰)╭

假如梅长苏的真身是一只喵,那么,剧情大概是这样的……

 

1、

靖王:苏先生在思考的时候,手里也会这样无意识地搓着什么东西吗?

梅长喵:在下……只是想把线头扯出来玩而已,大概,每只喵都会有这样的习惯吧。

靖王:……先生说得好有道理……

 

2、

靖王:现下春寒已去,苏先生怎的还裹着这毛领披风?

静妃:大概是身子是在太虚,极度畏寒吧。景琰你也要多关心关心苏先生呀。

靖王:战英,去吧前段时间猎来的白狐皮做成裘衣,送到苏先生府上吧。

列战英:遵命。

 

梅•绒毛控•团子控•长喵:毛茸茸的领子好好玩,喵~

蔺•兽医•晨:……呵呵。吃药(塞)

 

3、

浴巾:飞流整天脚不沾地第飞来跑去,倒也亏苏兄有耐性教他。

梅长喵:(感叹)好动是好事,年轻,有精力。

景睿:飞流心思单纯,武艺甚高,苏先生带在身旁也是好的。

 

蔺晨:哼哼,这是黑心猫只是喜欢一切会动的东西而已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

 

4、

梅长喵:我这双爪,曾经也是捞过小鱼扑过雀鸟的,如今却只能在这阴诡地狱里摸猫饼干了。

 

好的,我知道你们已经想要打死我了2333333

写到这里我又想,如果萧景琰及其他一切角色都是猫的话,那就会变成这样——

 

5、

梅长苏时隔十二年再一次踏进靖王府,入目之景,既熟悉又陌生。商议的间隙,一抹朱红闪进麒麟才子的眼角,他像被蛊惑了一般不顾礼数的站起来,伸出手,颤抖地摸向墙上的,他已经失掉的前半段人生……

萧景琰:住手!

梅长苏:……

萧景琰:抱歉,这根逗猫棒,是故友之物,他生前素不喜别人碰他的东西。

梅长苏:……哦_(:зゝ∠)_

 

6、

关于江南水患赈灾,靖王殿下没有争得过誉王的原因其实是这样的……

萧景喵:父皇,此次赈灾,儿臣想……

誉王:父皇,儿臣想率先捐出府上的大梁皇子专用高级猫粮和奶油小鱼干,以作赈灾之用!

萧景喵:(懵逼脸)……【我、我为什么没有高级猫粮和奶油小鱼干QAQ】

 

7、

蔺晨:你可一定要撑住喽。

梅长喵:当然,我要亲眼看着景琰成为太子,登基,娶亲,坐拥全小区的猫粮和小鱼干……

蔺晨:……_(:зゝ∠)_

 

8、

蔺晨:靖王自有他应该承担的东西,他也不是那种承担不起的猫。

梅长喵:你不是说不认识他吗?

蔺晨:因为……我除了是一个兽医,还是一个合格的颜控铲屎官呀~( ̄▽ ̄~)(~ ̄▽ ̄)~

梅长喵:……呵

9、

萧景喵:小殊,这个给你(塞小木盒)

梅长喵:这是什么?

萧景喵:你要的东郊大鸟蛋。

梅长喵:……

萧景喵:你忘记啦?当年父皇命我去东郊练兵,你让我给你带的鸽子蛋啊!

梅长喵:……道理我都懂,可是它为什么只是个蛋壳?

萧景喵:哦,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孵出来了,战英(鹰)!你过来让小殊看看。

梅长喵:……_(:зゝ∠)_

好了完结了估计没有下一篇了哈哈哈,好的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别打我,我去吃药【手动挥挥】

伪装者们激起了我心中的欲望

大姐和黎叔让我想打电话回家报平安

汪处和曼丽让我想穿穿旗袍风衣学化妆

明台和梁处让我想卖卖蠢萌找事儿干

大哥和阿诚让我想多多读书练字补智商

官配让我不想入党

大结局对主角的吐槽

       以下吐槽仅是个人观点。实在忍不住了。

       在学校靠着渣网速看完了伪装者大结局,我只想说,张老师,主角是不是都和你有仇?

       作为本剧的第一男主,明台所表现出来的大局观,和本剧的大环境严重不合。

       暂且不说作为一个特务,就是作为一名普通的军人,都要有上司大过天,组织命令高于个人一切的觉悟。无论是亲人、情人,还是其他任何无法割舍的东西,在这种情形下,为了民族大义和国家兴亡,这些统统都要靠边。明台从来就没有做到过这一点。对于曼丽,对程锦云,对大姐,明台从来没有表现出服从命令的军人天性。【在接受任务枪杀明楼的时候我以为他已经改过来了,然而官配出现又给了我一巴掌】

       开头是为了替于曼丽报仇了结她的养父,罔顾军纪,冒着暴露自己甚至军统一整个小组的危险一人上前,引来了警察,幸好撤离得早没有出事故。一开始我可以理解为明台不成熟需要成长,所以经过于曼丽这一次之后就不会再犯了,毕竟老师也狠狠批评了他一顿不是吗?结果官配出来就pia ji 打了我的脸。

       剧中为帮程锦云救满崽【特么现在提起这个名字我还一肚子火】,明台置一整个小组的成员和刚刚获得营救的国民党、共产党战友于不顾——作为军统上海站行动队的队长和中共的临时指挥【明台之前说过一切听他的】,这简直就是极度的不负责任的个人英雄主义,要不是后来阿诚的援救来得及时,伪装者播到这里就可以打END了。

       最后就是大结局,明台在和眼镜蛇正式碰面,接受任务之后,明明已经答应领导要“服从组织命令”——现在这句话简直就是明台和他官配的打脸金句——但是他做了什么?半路逃脱,罔顾组织安排一个人回来救他的大姐。先不说这样做有没有效果——当然最后是没有,我们都知道了——如果此时大哥已经做好了安排部署,就因为他一个人回来了而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怎么办?如果他救不了大姐反而落入了日本人的陷阱一并被抓怎么办?让明家另外三个人外加整个中共地下党陪他送葬吗?往小了说,顶着这么敏感危险的身份,这样没有经过任何商量就贸然行动,就是在害死家里人【即便侥幸救出大姐,明楼和阿诚也势必会暴露】;往大里说,明台的这一次私自行动,简直分分钟暴露明楼身份,这就意味着整个中共上海地下党的情报网的破裂和毁灭。

       纵观整部剧,明台的心理还没有完全成熟,还处在那一种很幼稚的“一人做事一人当”的个人英雄主义情结之中。他太过于注重感情,无法透过亲人和朋友的鲜血来换取未来可能到来的光明,他没有办法像大哥一样理智,像王天风一样疯狂,像阿诚一样冷静【后面几集大哥慌乱时阿诚哥的冷静控场简直让我惊喜,不愧是灵魂搭档】【哦有人说事关大哥阿诚也不冷静,然而他并没有自己撸起袖子就干而是去找大哥商量了不是吗】明台没有看到,日本人绑架大姐,已经不是那种“你出来我就把她放了”这样简单的以物换物的交易,他们要的是连根拔起,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的彻底清除。

       藤田在最后说明台是一个“优秀的特工”,我只能说,明台除了做任务的时候还算靠谱之外,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特工。如果王天风在天有灵看到他做的一切,他会非常失望。

       个人感觉,剧中的明台——且不说他之后是否会有更大的转变,就现在来看,他只适合当一个有任务的时候放出来的行动组员,而并非一个领导者。

 

 

       然后,作为明台的官配程锦云,我想说,

       ……

       …………

       ………………

       不,我什么都不想说。

阿诚的代号居然……

原作者终于把阿诚哥在我党的代号吐出来了!然而……

居然叫青瓷!

青瓷!

青瓷!

毒蛇毒蝎毒蜂眼镜蛇,本以为阿诚哥的代号会顺着大方向狂野下去,没想到瞬间就文艺起来了……

作者大大你不觉得这个代号的画风哪里不对吗?文中能和青瓷一个画风的似乎只有曼丽妹子的第二名“锦瑟”了吧……


瞬间脑补出一个身着烟青旗袍的妙曼身影一定不是我的错!